香蕉视频.app网站

曹操和刘玉两军在大汉的东方打得热火朝天。

而远在西蜀的刘璋则是开心不已。

刘玉和曹操、孙策打得越激烈,就意味着益州越安全。到了刘璋这个份上了,他也没有多大的追求了,安安稳稳的做着他的益州牧,当一个土皇帝是最好的选择。

这不,刘璋高兴之下,把整个益州有头有脸的人都请了过来,正在开着大型的宴会庆祝呢?

连一直“身体不适”的刘备刘皇叔都被刘璋给请了过来,可见刘璋的心情多么的好。

“来,诸位,满饮此杯!此乃三十年的佳酿,难得的佳品啊。”刘璋吹嘘着自己的美酒是多么的好。

座下众人纷纷举杯回应着。

只有刘备一个人有点食不甘味。这种被刘璋誉为难得佳品的酒水,在刘备看来就是垃圾,他可是喝过洛冰泉的人,见过大世面的,不是刘璋这种土财主的见识可以比拟的。

刘备的脸色不太好看,这不是他装出来的,而是真的脸色不好,稍微有点蜡黄。

坐在刘璋下首的张松心里明白,刘备中了他的慢性毒药已经慢慢起作用了,可见刘备最近没少用那种药啊。

刘备的确很喜欢那种药,这种药可以让刘备大展雄风,重现男人的风采。

曾几何时,刘备因为自己胯下的伤痛,一直不能人道,默默忍受着常人难以明白的悲伤。不举,这对一个枭雄来说是多么的讽刺。堂堂中山靖王之后,汉景帝玄孙,大汉皇叔的刘备居然不举!简直就是丢了刘备祖宗中山靖王的脸啊。要知道中山靖王在生育能力方面可是大汉最牛逼的存在,遍观汉室宗亲之中,中山靖王的血脉可是最多的。

长发气质美女森系写真恬静优雅

刘备也知道自己给祖宗丢脸了,可这种男人才知道的痛,他又能够如何呢?

可到了益州之后,刘备奇迹般的得到了恢复,不举的窘境居然没有了!刘备可高兴坏了。但是刘备不敢乱来,修身养性,免得把刚刚恢复过来的****给弄坏了。

一个人在失去了之后,才会发现拥有的可贵。

刘备就是这样的一个人。

而后来刘备感觉自己的雄风全然恢复之后,就迫不及待的选择了尝试。

当刘备感受到自己胯下坚硬如铁的时候,激动得哭了起来。这么多时间过去了,他刘备终于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了。

男女之间的美妙,让刘备流连忘返。或者说,刘备憋得太久了,终于可以有了释放的途径。在成都装病的这段时间,刘备可是天天都需要美女来侍寝的。

色是刮骨刀,刘备有点纵欲过度了,加上张松暗地里下的慢性毒药,脸色蜡黄就很正常了。

刘璋喝得兴起,端着酒杯走下案桌和自己的手下对饮,益州的官员们也不敢扰了刘璋的兴致,一个个都是奉承着刘璋。

当刘璋来到刘备的身前时,发现刘备表情严肃,于是开玩笑地说道:“玄德啊,今日乃是高兴之事,为何玄德你苦口哭脸的样子。来来,你我喝上一杯。”

“季玉,天下大势已经都到了刘玉暴君那边了,吾还有什么心情喝酒啊。”刘备苦笑着说道。

刘璋一听原来是这样,于是劝慰道:“玄德啊,刘玉之前和孙策大战了一场,而后没有过多久就和曹操干上了,简直就是穷兵黩武。现在看起来刘玉是很强势,但曹操也不是好欺负的。估摸着这场仗最快都要一两年的时间才能够结束。我益州这一两年就不用担忧了。”

刘备真心佩服刘璋的好心情啊。算是刘璋估计得不错,可一两年的时间稍纵即逝,现在抓紧时间做好准备才是正道,怎么可以浪费时间在这酒色之中啊。

刘备暗自骂道:“刘璋啊刘璋,你据益州,简直就是暴殄天物!”

“主公,刘皇叔身体不适,您就不要勉强他喝酒了。”黄权晃悠着来到刘璋的身边。

刘备有点出奇,这个黄权可是对他不是很待见,今日为何会为他说好话呢?

黄权看刘备不顺眼,每次都是抓住机会冷嘲热讽,而这次他根本就不是为刘备说好话的。

“皇叔啊,不是卑职说你啊。你的身子骨本来就虚,这女色方面就要节制一点了。”黄权故意把话说得很大声。

所有的人目光都被吸引到了刘备这里了。刘备的脸皮巨厚,但也被黄权给弄得有点哑口无言。

“公衡休得胡言,玄德乃是正人君子。”刘璋下意识地为刘备解释了一下。

黄权则是说道:“主公有所不知。刘皇叔在养病的这段时间,每天晚上都要美女侍寝,而且还不能是同一个女子。这事,整个成都都传开了,坊间都说刘皇叔身体强悍,大病期间还能近女色,能他人所不能也。”

黄权说的有板有眼,刘璋心中也有一丝疑惑。当他看到刘备的脸色蜡黄,有点纵欲过度的样子,就相信了黄权的话。

但刘璋却不可置否。男人么,对女色多少有点把持不住是正常的。刘璋自己也好多女人,刘备多几个女人也是正常的。只不过黄权说的对,刘备身体都那样了,还近女色就有点不自爱了。

作为同族兄弟,刘璋觉得自己有必要劝告一下刘备。

“一般刁民,平时闲着没事就乱造谣。以后都不要乱传这些没有依据的谣言。”刘璋首先保住刘备的面子。

紧接着刘璋轻声在刘备耳边说道:“玄德啊,你身子虚,这女色就先放放。等你身子骨恢复了。吾送你些美女。保证都是一等一的。”

丢脸。刘备这次是大大的丢脸。

“多谢兄长了。”刘备还能说啥,自己做的事情自己清楚就算了,还被别人给公开出来。

刘备有点怨恨地看了黄权一眼,黄权若无其事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,仿佛刚才说话的人不是他。

周围的人暗地里都在笑话刘备,笑话刘备乃是色中恶鬼,一点控制力都没有。

刘备丢了脸,实在没心情继续喝下去了,于是以身体不适为由向刘璋提出了告辞。

仁德的刘璋自然不会为难刘备。

张松看着脚步有点虚浮的刘备,暗道:刘备,你继续下去啊,果断时间你就知道了。

益州州牧府的酒宴还在继续。

刘备回到了自己的府邸,一进门,刘备的原本还平静的表情顿时就变得阴沉了起来,是个人都知道刘备心情不好,吓得下人们一个个胆战心惊,担心自己不小心惹到了刘备。

刘备回到了自己的房间,四下无人的时候,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,骂道:“黄公衡,日后吾必杀你!”

身上的慢性毒药已经悄悄起了作用,刘备暴怒拍了一下桌子,反震力之下,刘备气血有点沸腾,顿时咳嗽了起来。

而这一切都被赶过来的徐庶、法正、廖立、魏延都看到了。他们四人听说刘备阴沉着脸回来,担心有什么事情,于是赶了过来。

“主公,何人将您气成这个样子?”徐庶询问道。

刘备的咳嗽没有停止,狗腿子廖立马上就过去扶住了刘备,还很贴心的给刘备抚摸了一下后背,让其舒畅了很多。

果然被廖立这么一抚摸,刘备的咳嗽停止了。刘备十分满意地对廖立点了一下头,廖立心里美滋滋的,仿佛自己立了大功一样。廖立还耀武扬威地看了法正一眼。最近法正得宠,隐隐有着刘备跟前红人的趋势,廖立有了危机感,抓住每一次可以讨好刘备的机会而表现。

法正看着刘备这个样子,就知道刘备的身子正在慢慢的垮掉,心中别提多痛快了。这些日子,法正每天都要在刘备面前表现出一副忠心耿耿的样子,说实话,这种表现连法正自己都觉得恶心。

廖立的那种示威举动,在法正眼里,就等于是一个傻瓜的自娱自乐。

缓过气来的刘备,愤恨地说道:“今日刘璋请酒宴,在酒宴上,黄权这厮讽刺了吾,让吾心恨不已。”

原来是受到了黄权的讽刺,可黄权讽刺刘备也不是一两天的事情,刘备之前也没有这么生气过啊。这里面应该还有其他的事情。

“主公,那种小人不会让主公记恨的。主公乃是英雄,不会和这等小人过意不去。以在下看来,主公是不是被刘璋给气到了。”徐庶悠悠地说道。

刘备点点头,说道:“还是军师知我。黄权那种小人,当看不见就行了。吾最气的还是刘璋,白白浪费那么好的机会,实在让人可惜!”

“主公可是说刘玉与曹操大战之事?”法正明知故问地说道。

“刘军之前和孙策在荆扬之间大战,诸葛亮动用了十几万的兵马对付孙策,在那个时候,若是刘璋出兵,从蜀郡顺江直下威胁江陵,那么诸葛亮必然就会受到制约,孙策也不会被打得龟缩起来。可惜刘璋这个家伙胆小怕事,错过了这个最好的时机。再者就是这次曹操和刘玉之间的大战。刘璋大可以精兵出剑阁,直扑汉中,刘玉主力大军都在东南,无力顾及汉中,汉中必可拿下。占据汉中之后,而后图谋关中,刘玉暴君要么收兵回守,要么就等着关中丢失。曹操那边也可以喘口气。无论哪一点都对益州有巨大的好处。可刘璋这家伙在干什么?摆起酒宴,庆祝益州安稳。还说什么一两年内无忧。无忧他的大头鬼啊。”刘备一股脑就把所有的怨气都发泄了出来。

法正和徐庶两人沉默,其实刘备的这中布局的确是很有效果,一旦实现,刘玉就只能收兵。曹操就会继续在豫州保持着割据的状态,江东也会恢复过来。同时益州一旦出兵,那么其内部肯定空虚,刘备有可以趁机夺下益州了。

可惜遇到了刘璋这样的昏庸之人。

廖立劝慰道:“主公莫要生气,免得气坏了身子。刘璋本来就是无能之辈,益州当是主公这样的英杰才能够坐镇。”

一直不说话的魏延站了起来,气愤地说道:“大哥,刘璋如此无能,大哥何不现在就取而代之!”

“时机未到!”徐庶和法正异口同声地说道。

刘备也是点点头,的确是时机未到。

“军师,益州各郡的守将,活动得怎么样了?”刘备询问了一下徐庶的计划进度。

徐庶微笑地说道:“主公,一切进展的都还算顺利。”

“顺利就好。”刘备总算是听到了一个好消息。

而这个时候,一个下人飞快地进来汇报,欢喜地说道:“皇叔大喜啊!”

“喜从何来?”刘备不明所以。

这个下人欢天喜地地说道:“皇叔,今日内房侍妾吴氏身体不适,让小的前去寻找郎中。小的找来的郎中为其把脉,得出吴氏乃是喜脉。恭喜皇叔,贺喜皇叔了。”

刘备震惊地站了起来,颤抖地说道:“当真?”

徐庶、廖立、法正、魏延同样都是瞪大了眼睛,还有这事?!

“此等大事,小的有多少个脑袋敢说谎啊。”下人用自己的人头担保。

“走!快带本皇叔过去!”刘备一把就拉起了下人,健步如飞的向着内房走去。

徐庶、廖立、法正、魏延四人马上跟了过去。

过了一小会。

在内房的一个房间,一个娇滴滴的女子正躺在床上,刘备正柔声说着一些话。同时一个郎中则是站在一边。

确定了,刘备的侍妾终于怀孕了。

徐庶、廖立、法正、魏延一脸的微笑。除了法正是装的以外,其余三人是发自内心的。

刘备多年来颠沛流离,一直都没有属于自己的子嗣,刘封还是收养过继过来的。现在经过刘备的努力,终于了有了血脉,不单是刘备高兴,连带这徐庶这些人也很高兴。

是个男人都希望自己的血脉能够传承下去,刘备乃是枭雄,注定要成就一番事业的。没有血脉继承人,岂不是人生最大的遗憾?现在这个遗憾,终于在这一刻得到了弥补。

刘备心中感叹道:“这益州真是吾的福地啊。”

不管侍妾肚子里的是男是女,总之刘备已经知道了自己还行,还具备生出子女的能力。

Tagged